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哪些瞬间让你感受到中国影视还有希望?网友:

未知 2019-03-23 14:39

  文东北童星 论在当今网络世界最招人烦的老头是谁? 答,苏大强。 老伴前一天刚去世,他隔天就跑到祖宅

  老伴前一天刚去世,他隔天就跑到祖宅里找存折,还偷偷塞到袜子里,生怕被儿女发现,贪财

  爱人出殡,他和女儿逛商场买衣服,站在镜子前试大衣,高兴得嘴差点咧到后脑勺,薄情

  女儿要去补习班上清华老婆不许,孩子哭着找他求情,他赶紧扒拉两口饭扭头下了桌,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窝囊

  儿子不给买房,他咣当往地一躺,儿媳妇想倒杯水安抚一下,他大手一挥,愣是要喝手磨咖啡,矫情

  身为苏家作精男团团长,苏大强充分发挥了自己作妖成精的百年功力,不把观众气厥过去,他决不罢休

  凭借着作天作地作儿女的本事,“追杀苏大强”成功变为朋友圈里的政治正确。如今任谁见了他,都要说上一句: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都挺好》播出至今,剧中家人嫌他,剧外观众烦他,就连扮演者倪大红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立马跑去和编剧说

  年逾花甲的倪大红可能无法理解,自己漫长的演艺生涯里塑造了那么多精妙绝伦的角色,贡献了那么多神乎其神的经典瞬间,怎么到头来被观众记住的,却是“苏大强”这个讨人厌的老头儿呢

  1960年,倪大红出生在东北。因父母都是哈尔滨话剧团里的演员,他从小便对“演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6岁那年,他被送到某农场里下乡,临出发前别的孩子都想着拿点吃的、玩的,只有他一个人回家晃了一圈,拿起放在枕头边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夹在咯吱窝里就上了下农村的车

  到了农场,倪大红被派去赶马车拉石油,夜里10点走早上6点回,和他一道的小伙伴都累得哭鸡尿嚎,偏偏他回回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在山里走夜路,不能吃不能停,为了不让自己走神,他每隔几个小时就要跳下车和马兄弟说说话,时不时还跟人唱上几段戏

  时间久了,马都听烦了,看见他就尥蹶子,可他就是怎么唱都不够——没办法,实在是喜欢

  在农场的那四年里,倪大红唯一的乐趣便是“八大样板戏”。在当时那个特殊的时间里,大家见了“文艺”二字拔腿就跑

  找不到人讨论,倪大红只能一个人闷头研究。大抵是觉得自己琢磨到头了,他忽然萌生了想要去考电影学院的想法

  当时他的老爹正在吃饭,听到这话后他立马放下了筷子,上下打量了下儿子后,这位已经从事了半辈子演艺事业的人民艺术家沉默了半晌,然后说道

  按照他自己的话说,自己长得“属实有点着急”。因此在国字脸盛行的年代,父母并不认为他的长相能够胜任演员这一工作,可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那一年,上海戏剧学院在长春设立考点。信心满满的倪大红在得知消息的当天,便买了火车票背上了行囊。没成想到了考点,人家连初试的机会没给,直接把他挡在了门外

  因为长得丑,报名都费劲。倪大红心里不服气,他又去报了中戏、解放军艺术学院,结果得到的回复如出一辙

  坐在回程的火车上,倪大红蹲在车厢接缝处偷偷抹眼泪,回家之后也整日里闷闷不乐。爹妈看着心疼,坐在床边问他

  倪大红不说话,一个劲儿地盯着天花板,然后摇摇头。父母有些急了,接着问“这么倔到底是为了啥?!”

  1982年,对于倪大红来讲是一个神圣的年份。那一年,他一路杀进了中央戏剧学院的最后一轮考试

  等待成绩的那段日子里,父母为他在工厂找了份工作,并下达最后通牒,无论成不成这都是最后一次了

  放榜那天,倪大红躲在家里没敢出门,还是母亲出门买菜时,顺道看了眼成绩单

  一连考了四年,倪大红终于如愿以偿,那年他22岁,在别人都已毕业的年纪,终于磕磕绊绊地走进了中戏的大门

  从小生长在黑土地上,他的身体中始终流淌着“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热血,没事儿就喜欢乐于助人

  冬日里女孩嫌冷不爱出门,他便主动承担起去热水房打水的工作。一来二去的,其他班级的人都认识他了,每次见他都喜欢讨论上几句

  因着长相着急,倪大红经常被认为混入高等学府的“社会闲杂人员”。但人生有失必有得,由于这摸不透年纪的长相,他在课堂上的辈分也意外提高了

  当时在学校,只要班级组织演小品,那倪大红一定是演长辈。上到“太爷爷”,下到“小叔叔”,最不济也得扮上个街边卖茶水的老大哥

  时至今日,当再提起当初被掰胳膊压腿的日子,倪大红仍是满面愁容。但同时,他也无比感谢那段在练功房里鬼哭狼嚎的日子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倪大红拖着差点“牺牲”在形体课上的双腿,走在去食堂的小路上。因为疼的紧,他实在没办法站直,好好的几步路,愣是让他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气势

  正走着呢,一个人忽然上前开始猛拍他的肩膀,倪大红回过头,正对上一张陌生人的脸,那人先是笑了笑然后问道

  那之后不久,还在上大二的倪大红便正式进入了由谢晋导演执导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组

  这是倪大红生命中的第一部戏,虽然只是小配角,但他还是凭借着极其自然的演技,而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有了这次起点极高的经历,“倪大爷”出了名。从中戏毕业后,他前前后后演了不少戏——

  人人都夸他好,就连一向挑剔的张艺谋,都说他“再小的角色都能琢磨出味来”,还扬言要把他培养成黄金男配角

  可甭管别人怎么夸,倪大红永远都是戏红人不红。没有那些所谓的流量,他只能演一些龙套角色,身边的人为他不值到拍大腿,可他却说

  “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说了,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能演戏就不错了,我挺满足的。”

  当发现影视圈里属于他的机会不多时,热爱演戏的倪大红同学一记回马枪,又杀回了话剧舞台

  为了能让所有人看清、看懂剧情,话剧演员就连声音都要大到,能传到观众席的最后一排然后反弹回来,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可倪大红却觉得这太约束。一大帮人站在舞台上,咋咋呼呼弄了一地鸡毛,最后还落了个“太小众,看不懂”的头衔,何必呢

  从《阳台》到《生死场》,从《浮士德》到《罗慕罗斯大帝》,那些日子,他远离荧幕,走进观众,整个人全都长在了舞台上,硬生生把自己从小配角,炼成了中央话剧院(现为国家话剧院)的台柱子,并一举拿下了话剧界顶级殊荣“中国戏剧梅花奖”

  倪大红线年前后,电视剧《乔家大院》正式开机。拍摄途中,原决定扮演孙茂才的演员因病辞演,剧组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见副导演为找“替补”忙得焦头烂额,作为主演之一的陈建斌跟他出了个主意——去找倪大红,好用还不贵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陈建斌还不是嬛嬛的四郎,那天他走进剧院,刚坐下就被倪大红扮演的篡权国王惊呆了

  因着这场近30年前的邂逅,倪大红成了《乔家大院》里亦正亦邪的孙茂才。一场戏,6分钟,他“不动声色”的就把剧中人物或悲或喜的复杂情绪,完美展现了出来

  凭借着这部戏,倪大红得了个第三届电视风云盛典的最佳男配,可若说真正使他一战封神的,却是那部《大明王朝》

  开拍前,导演张黎在全国寻找严嵩的扮演者。由于人物设定复杂且为80岁高龄,所以导演提出的第一个要求,便是演员年龄不得低于60岁

  试戏那天倪大红没上妆,张黎只是看了看他便摆摆手:“不行,岁数不够,肯定演不出来。”

  贴上胡子,穿上大褂,他刚试了两个镜头,就听见导演在后面扯着嗓子冲副导演喊:“就是他了!”

  从小受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戏剧理论影响,倪大红成了十足的“体验派”。身在剧组,他每天琢磨的最多的问题,就是怎么让自己看起来更老一点

  为了不让大家跳戏影响拍摄,倪大红很少在拍戏以外的时间出现在片场,就算出现也一定是头发花白、老态龙钟的模样,以至于有些人直到杀青,都不知道当时的倪大红才刚刚47岁

  据说当时在片场,有位工作人员不小心撞到了候场的倪大红,吓得赶紧伸手去扶,生怕这位“老人”倒下

  有人说,他是中国唯一一个可以用一个表情演遍所有角色,还让观众觉得合情合理的人,连眼袋都是戏

  在演艺圈,大部分艺术家在成为实力派之前,都曾有过一段作为偶像派的青葱岁月

  拍《泥鳅也是鱼》,导演要求演出“不舒适感”,他就一连几个月穿小码鞋走路,最后成功挤坏了一双脚

  拍《幸存日》,为了体验那种被活埋的绝望,他把塑料袋套在脑袋上感受窒息,差点搭进去了半条命

  拍《满城尽带黄金甲》,他发着高烧,绑着威亚从700阶天梯上一跃而下,那不要命的架势把武术指导都吓了一跳

  拍《战狼》,身后火药炮弹炸的人仰马翻,他站在前面纹丝不动,直到拍摄结束,导演才发现他的腿上被气浪划开了个大口子

  电影火了,吴京想找倪大红拍后续,他赶忙摇头说:“第一部里这角色都死了,不能再出现了,不然观众太跳戏了。”

  后来《战狼》风光了,身边人替他惋惜,可他却不是在意。在他的心里,一部作品火不火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有没有把它演好

  从籍籍无名,到如今全网“追杀”,在“大红”这条路上,倪大红走了整整35年

  在此期间,他也曾向流量讨过饭,接演过几部时至今日豆瓣评分都没上5分的“商业巨制”。可无论剧本多烂,他永远是剧中的演技担当

  如今,倪大红已经59岁了。“隐藏”大半生,他终于在人生下半场,等来了自己的巅峰时刻

  比起“拼死”抵制与流量“同流合污”的高冷,倪大红身上更多的是一份随遇而安的洒脱与通透

  林子大了尚且什么鸟都有呢,何况是演艺圈。别人怎么演、大环境怎么样他还真顾不上

  记得在很久之前,有人曾在知乎上问,哪些瞬间让你感受到中国影视还有希望



相关推荐:



标签 影视娱乐
如何一天挣200元
一天挣200
一天挣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