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日赚200元的小生意上游调查:16岁甘肃“新娘”嫁

未知 2019-03-16 19:55

  今年2月24日,位于黄土高原上的甘肃省陇西县柯寨镇初级中学新学期开学,闹闹嚷嚷中,初三(3)班班主任老师发现,学生芳芳(化名)一直没来报名,只好给家长打电线岁的芳芳瞒着父亲,跑到杭州与大她8岁的表叔拍婚纱照。受访者供图

  老实巴交的48岁农民张春银没敢告诉老师线天,一直暂住在前妻家的女儿悄悄到了1800公里外的繁华之都——浙江杭州,与大她8岁的表叔一起拍了婚纱照,当上了未成年的”新娘”

  张春银的家在陇西县柯寨镇张家湾村,这里位于海拔1900米的黄土高原,沟陇之间,依然可以看到部分残存未化的积雪

  张家的房屋建在村里最高处,背靠黄土山坡,四周用黄色土墙围了一个四合院。靠山坡一侧竖立着两间崭新的砖房,外墙贴有白色瓷砖,门口有红色对联,屋顶是灰色的琉璃瓦

  张春银介绍,自己是多年的贫困户,一家一直靠在23亩黄土上耕种土豆、玉米、黄芪等为生,每年全家年收入不到1万元,此前一家三口一直住窑洞和土房。去年,镇里资助了1.5万元,自己又凑了5000元,才修了这两间砖房

  那天中午,他从地里劳动回来,发现放暑假在家的女儿一直在院子里蹦来跳去,既没做作业也没做家务,于是就吼了女儿两句,没想到遭到女儿顶嘴。一气之下,张春银顺手在女儿肩膀上拍了一巴掌,“用力也不大。”但没想到女儿一溜烟就跑出院子,午饭时女儿也没有回来

  张春银和家人在镇上找了好几天,才知道芳芳去了妈妈张淑娃家。1998年,张春银经人介绍与隔壁村的张淑娃成亲,并育有儿子小宝和女儿芳芳。但儿子小宝就发现患有癫痫病,家里带着四处求医也未能治愈

  2006年,芳芳4岁时,张淑娃通过起诉完成离婚。法院判决儿子归女方抚养,女儿归男方。随后,张淑娃改嫁到山脚下的首阳镇,却没有带上有癫痫病的儿子。张淑娃在新家又生了两个儿子,与前夫几乎断绝了来往。张春银靠在家耕种23亩土地,独自抚养两个孩子慢慢长大

  在首阳镇前妻家,张春银见到了女儿。张春银劝说女儿回家,结果芳芳坚决不回家。心想孩子可能还在气头上,也许过一段时间,气消了自然就回家了。于是张春银叮嘱了几句,继续回家种地

  去年9月秋季开学,芳芳准时回学校报到上课,然后5天住校,周末依然不回距离学校3公里的家,而是回更远的妈妈家。学校召开家长会,芳芳也让母亲张淑娃去参加

  张春银回忆,中途有一次,芳芳曾回到张家湾村的家,来找他要生活费,“当时我正在忙农活,就让女儿等一会。也就一袋烟的工夫,等我忙完回家时,发现芳芳又跑了。”

  秋去冬来,转眼就是寒假,女儿依旧没有回家。张春银说,因为大儿子有病不能下地劳动,芳芳要学习,家里所有的农活几乎都是他和年迈的父母一起完成。家里也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芳芳的身上。74岁的爷爷张明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孙女从小就乖巧可爱,全家人喜欢,但没有想到,随着年龄增大,特别是上初中以后,孩子脾气越来越暴躁,很难管。”

  张春银介绍,女儿学习成绩一般,但体育成绩特别好,尤其擅长短跑。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在张家卧室的水泥墙上,张贴着十几张芳芳的奖状,上面记录了芳芳先后在2018年学校春季田径运动会上获得女子跳远第一名、女子短跑60米、200米第一名、800米第二名等成绩,她还曾打破800米的学校纪录,在2017年被评为学校优秀运动员

  邻居说,现在全村人都知道这事,已传得沸沸扬扬。邻居打开手机,给他看了微信朋友圈的多张图片,里面有一对青年男女拍的婚纱照。其中,身穿红色中式婚礼服笑容灿烂的,正是自己16岁的女儿芳芳

  张春银顿时感到五雷轰顶:“女儿还未成年,正是上学年龄,怎么突然要嫁人了?我作为法定监护人,怎么一点不知道?”

  一家人打听后才知道,原来芳芳春节前走亲戚,结果被姥爷“嫁给”了柯寨镇葡萄村,比芳芳大8岁的李某明

  仅仅隔了一天,王焕焕一家人就带着芳芳乘黑车离开陇西去了杭州。芳芳与李某明在杭州见面后,很快到当地照相馆拍了一套婚纱照

  村民们纷纷传言,是芳芳的姥爷促成了此事,为此还收了王焕焕家10万元的彩礼

  张春银质问前妻:“孩子还未成年,你怎么能允许她订亲?并且擅自同意她与陌生男子远赴杭州,却不通知我?”

  张淑娃回答,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是她自己愿意和李某明成亲,目前人已经在杭州了。张淑娃还坚决否认自己和父亲在这个事件中收了彩礼

  3月8日,张春银的亲属们再次来到张淑娃家。张淑娃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春节前,芳芳到舅舅家走亲戚,碰到表叔婆王焕焕。王焕焕就告诉芳芳,自己一家长年在杭州打工,外面的条件比老家强一万倍。她可以带芳芳到杭州打工,顺便可以和在杭州的儿子李某明见面:“你们如果互相看得上就相处,看不上,我就送你回来。”

  张淑娃表示,自己在整个事件中没有任何责任,“我也不同意她书未读完就外出,是孩子自己想离开贫困的老家出门打工,怎么也劝不住;至于订亲拍婚纱照,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因为都是亲戚,我没有收一分钱彩礼,我也希望她早点回家。”

  但张春银对前妻的话依旧将信将疑,认为张淑娃要对此事承担绝大部分责任:“李某明长年在外打工,而且比芳芳大8岁,两人生活中应该不会经常见面,也谈不上感情基础。芳芳作为未成年人,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和纵容,怎么会有胆量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与陌生男子一起生活?”

  此后,陇西警方与杭州警方联动,让当地警方协助调查。目前,陇西警方还未确定是否立案

  2月28日,陇西警方交给张春银一张纸条,纸条上有一个手机号和芳芳在杭州的住址,让家属自行前往劝说孩子回家。亲属们按照该号码拨打过去,接电话的这名女子自称是李某明的姐姐。对方拒绝让芳芳接电话,只称芳芳在杭州过得很好,目前没有上班,芳芳不愿意再回老家继续上学。虽然芳芳和李某明拍了婚纱照,但会等到芳芳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就结婚,家里也会举办隆重的婚礼

  上游新闻记者也拨打了对方电话,自称李某明姐姐的女子表示,辍学和弟弟耍朋友是芳芳自愿的,两人目前相处得很好。记者希望和芳芳通话,对方表示要征求芳芳的意见。3月9日,张春银再次来到陇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案件进展。工作人员告诉张春银,接到报案后,陇西警方和杭州警方进行了联动,负责管辖王焕焕一家暂住地的杭州市余杭区临平派出所,将王焕焕母子以及芳芳传唤到了派出所进行调查

  据介绍,陇西警方还和芳芳进行了远程视频通话。视频中,芳芳表示,辍学外出和拍婚纱照,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没有受到他人强迫

  陇西警方介绍,关于案件的定性,以及是否立案,他们还在等待杭州警方的调查结论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婚姻法》明确规定,禁止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等近亲关系的人结婚。但芳芳与表叔李某明,已是三代以外的旁系血亲,不在禁止之列

  寻女儿和春耕,让张春银面临两难。他说,高原上的春耕已经开始,地里的黄芪苗冒出来有一寸高了,正是移栽的最佳时节,如果不及时移栽,会影响一年的收成,“等我把地里的黄芪移栽完了,我就出门去把女儿寻回来。”张春银用浓浓的陇西话说

  3月11日上午,上游新闻记者和芳芳取得了联系,对她进行了电话采访。在整个对话过程中,可以清楚听到芳芳旁边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不时地在提醒芳芳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对16岁的“新娘”事件分析认为,当下,因未成年人早熟、早恋而导致的订婚年龄低龄化现象时有发生。虽然我国《婚姻法》对订婚问题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但是《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已明确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得为未成年人订立婚约

  本案中,芳芳的母亲虽未取得芳芳的抚养权,但依据《婚姻法》的规定,仍然是芳芳的法定监护人。因此,作为芳芳的法定监护人之一,母亲张淑娃对未成年芳芳与他人订婚的行为听之任之,最终导致本该专心学习的花季少女过早辍学,其行为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及《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应当由有关部门予以处理。此外,芳芳虽已满16周岁,可以决定自己的性权利(我国《刑法》规定,与14岁以下少女发生性关系,即使幼女自愿,也以强奸罪论处),但她仍属于未成年人,从各方面的反馈信息看,她对订婚、成家等感情问题尚不能完全理解,“自愿”也可能是受他人欺骗、胁迫所致

  若芳芳目前已经和李某明同居,则需考虑到其中是否存在强奸等情节,同时促成芳芳订婚的相关人等,也可能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等不法行为。由于陇西与杭州警方正在对此案进行调查,是否存在犯罪情节,还要等待警方最终的调查结果

  今年2月24日,位于黄土高原上的甘肃省陇西县柯寨镇初级中学新学期开学,闹闹嚷嚷中,初三(3)班班主任老师发现,学生芳芳(化名)一直没来报名,只好给家长打电线岁的芳芳瞒着父亲,跑到杭州与大她8岁的表叔拍婚纱照。受访者供图

  老实巴交的48岁农民张春银没敢告诉老师线天,一直暂住在前妻家的女儿悄悄到了1800公里外的繁华之都——浙江杭州,与大她8岁的表叔一起拍了婚纱照,当上了未成年的”新娘”

  这一切,作为女儿法定监护人的他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女儿的婚纱照在亲戚中传得沸沸扬扬。担心未成年的女儿被他人哄骗拐卖,张春银向当地警方报案

  近日,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shangyounews)在甘肃陇西进行调查,试图还原这起16岁“新娘”事件的线岁的张春银和身后在政府资助下去年才修好的两间砖房。摄影/上游新闻记者范永松

  甘肃陇西县位于陇海铁路线上,在兰州和天水之间,这是一个人口50多万的农业小县。3月的陇西,虽然已经开春,但空气中依旧残留着寒意

  ▲张春银一家是贫困户,室内摆设相当简陋,还堆放着玉米等杂物。摄影/上游新闻记者范永松

  张春银说,从去年7月22日开始,他打了女儿一巴掌之后,芳芳就再没有回家住过

  张春银介绍,女儿学习成绩一般,但体育成绩特别好,尤其擅长短跑。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在张家卧室的水泥墙上,张贴着十几张芳芳的奖状,上面记录了芳芳先后在2018年学校春季田径运动会上获得女子跳远第一名、女子短跑60米、200米第一名、800米第二名等成绩,她还曾打破800米的学校纪录,在2017年被评为学校优秀运动员

  ▲芳芳的母亲张淑娃声称孩子是自愿去杭州“成亲”。对女儿辍学之举,她表示自己阻拦过没管用。摄影/上游新闻记者范永松

  但张春银对前妻的话依旧将信将疑,认为张淑娃要对此事承担绝大部分责任:“李某明长年在外打工,而且比芳芳大8岁,两人生活中应该不会经常见面,也谈不上感情基础。芳芳作为未成年人,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和纵容,怎么会有胆量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与陌生男子一起生活?”

  2月28日,陇西警方交给张春银一张纸条,纸条上有一个手机号和芳芳在杭州的住址,让家属自行前往劝说孩子回家。亲属们按照该号码拨打过去,接电话的这名女子自称是李某明的姐姐。对方拒绝让芳芳接电话,只称芳芳在杭州过得很好,目前没有上班,芳芳不愿意再回老家继续上学。虽然芳芳和李某明拍了婚纱照,但会等到芳芳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就结婚,家里也会举办隆重的婚礼

  陇西警方介绍,关于案件的定性,以及是否立案,他们还在等待杭州警方的调查结论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婚姻法》明确规定,禁止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等近亲关系的人结婚。但芳芳与表叔李某明,已是三代以外的旁系血亲,不在禁止之列

  寻女儿和春耕,让张春银面临两难。他说,高原上的春耕已经开始,地里的黄芪苗冒出来有一寸高了,正是移栽的最佳时节,如果不及时移栽,会影响一年的收成,“等我把地里的黄芪移栽完了,我就出门去把女儿寻回来。”张春银用浓浓的陇西话说。从背后望去,还不到50岁的张春银头发斑白,背微驼,似乎突然苍老了许多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对16岁的“新娘”事件分析认为,当下,因未成年人早熟、早恋而导致的订婚年龄低龄化现象时有发生。虽然我国《婚姻法》对订婚问题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但是《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已明确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得为未成年人订立婚约

  本案中,芳芳的母亲虽未取得芳芳的抚养权,但依据《婚姻法》的规定,仍然是芳芳的法定监护人。因此,作为芳芳的法定监护人之一,母亲张淑娃对未成年芳芳与他人订婚的行为听之任之,最终导致本该专心学习的花季少女过早辍学,其行为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及《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应当由有关部门予以处理

  此外,芳芳虽已满16周岁,可以决定自己的性权利(我国《刑法》规定,与14岁以下少女发生性关系,即使幼女自愿,也以强奸罪论处),但她仍属于未成年人,从各方面的反馈信息看,她对订婚、成家等感情问题尚不能完全理解,“自愿”也可能是受他人欺骗、胁迫所致

  若芳芳目前已经和李某明同居,则需考虑到其中是否存在强奸等情节,同时促成芳芳订婚的相关人等,也可能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等不法行为。由于陇西与杭州警方正在对此案进行调查,是否存在犯罪情节,还要等待警方最终的调查结果



相关推荐:



标签
如何一天挣200元
一天挣200
一天挣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