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90后“篡改历史”女孩刘思麟br站在“历史名人”

未知 2019-03-29 18:07

  短款皮夹克、复古阔腿牛仔裤、方跟小皮鞋,搭配淡绿色中长微卷发和大地色系眼影——刘思麟给人的第一印象绝对是“酷”。一开口,浓重的京腔透着那么股子北京姑娘特有的“飒”

  “大家好,▓我是青年艺术家刘思麟。”面对北京青年报记者的镜头,这个90后女孩用这样一句话介绍自己。不是摄影师,也不是“P图师”,而是青年艺术家

  最近几个月,随着刘思麟创作并出镜的一组“与历史名人合影”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开来,她本人也被媒体冠以“清华美女学霸”“在故宫上班修文物”“篡改历史”等醒目的标签而走进大众视野,▓并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和热议。有些人认为,这个家住二环里的北京女孩一定是“家里有矿”才能搞得起摄影创作,也有人认为这是一场成功的营销炒作

  面对诸多疑问,她正经八百对着北青报记者回答道:“真的没矿,我谢谢各位网友来自‘宇宙’的祝福,我也希望我能有矿。”

  在宋美龄旁边“指点江山”、和奥黛丽·赫本一起野餐、跟爱因斯坦坐在岩石上悠闲对谈、与戴安娜王妃一起穿着礼服举杯合影、和丘吉尔坐在一辆车上、和弗里达说笑聊天……在一张张照片里,这个叫刘思麟的年轻姑娘成功与多位曾在20世纪对世界有过重要影响的名人们搭上话,还产生了许多“交集”。她精湛的P图技术让人们很难发现这些照片竟然是伪造的

  这就是刘思麟最具标志性的作品《无处不在》。把自己放在名人的身旁,她凭借多年的图片处理技艺,尤其是在光线、服装、场景、透视、物体边缘等难度系数较大的细节处理方面掌握得炉火纯青。有了“硬核”技术,再佐以她恰当的面部表情和戏剧感十足的肢体动作,一张张穿越历史隧道的照片,仿佛在久远的某一瞬间定格,毫无违和感,你甚至认为她本人就是来自于那个年代的

  网友们曾对着这张“陌生姑娘”与张爱玲、李香兰的合影,争论这张照片的真实性,还做了一番考据,甚至请教了张爱玲研究专家止庵。某公众号介绍毕加索的时候,在文中用了她与毕加索的合影,就这样被当做了真实的历史照片,这种类似情况不止一次发生

  白天在故宫修文物,业余搞艺术创作。刘思麟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尽管她的这些《无处不在》系列的产出效率并不高,还常常因为光线、服装等细节问题不到位而让一张脑海中计划好的照片暂时搁浅,但她依旧乐此不疲,并且经常因为一次拍摄中的“神来之笔”而兴奋不已——没有什么比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更令人感到愉快的了

  “我选择的人都是所谓的‘大众偶像’,我站在这些人旁边,经过传播,我也成了一个符号。我就想看看我是否能被大众所认知。”谈及最初的创作“篡改历史”系列作品的动机,刘思麟作出了这样的解释

  也有一个偶然因素,是跟刘思麟的妈妈有关。“大概是2013年前后吧,当时我也在创作上比较迷茫,那时刚好微信朋友圈刚刚兴起,微博也特别火。那几年,我妈也开始玩微博、微信。但我发现网上的我妈和真实生活里的我妈不太一样。有时候她喜欢发一些她的照片,还会搭配上心灵鸡汤的文字。”

  刘思麟意识到,互联网时代图像充斥着每个人的生活,每个人都可以用图片经营属于自己的“人设”,互联网蕴含着巨大的机会和能量,一夕之间成为网络关注焦点的可能性变得很大,这也让刘思麟萌生了想要做这个实验的想法

  于是,刘思麟跟妈妈打赌,她做了那张自己和宋美龄的合影,想要看看妈妈敢不敢发在朋友圈或微博,又会有多少人去关注。“当时这就是一次冲动和玩笑。”刘思麟笑着说

  从此,刘思麟就再也没有停下她的创作。“我所做的与历史名人合影,他们早已不再存在,但是他们的思想仍然对世界和我们个人产生着重要影响。”

  很多网友对她所使用的摄影设备很好奇,刘思麟告诉北青报记者:“之前我也用单反拍,但后来发现其实用手机拍摄就足够了。”

  设备可以是手机,但其他的因素却绝对不能含糊,比如服装,比如灯光,比如布景。“拍摄的过程要着重考虑光的因素,拍摄的时候室内的光是怎么样,在室外拍要看晴天还是阴天,如果光效没有达到满意,呈现出来的效果一定是失败的。”

  在确定了要创作的名人影像图片之后,刘思麟就开始着手“服装”问题,为了能够契合照片中人物的历史背景和当时的文化流行,她在服装上十分用心。“有时候在网上淘到合适的衣服,有时候去二手店和古着店淘复古的衣服。有时候也会自己动手做。”比如和吕碧城合影中的旗袍就是刘思麟自己做的,因为实在淘不到既传统又有西方元素,还能体现知识女性特质的衣服

  而在与卓别林的合影中,她穿的毛衣就是她爸爸的旧衣服。拍照用的很多衣服和道具都是在家翻出来的,爸妈有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衣服,还有一些姥姥留下来的衣服。刘思麟的父母也经常会帮助她创作。妈妈帮着梳头和造型,爸爸就客串一把灯光师。“他们也觉得很好玩,全家一起玩,还挺嗨的。”

  刘思麟的演技也是让作品成功的关键因素,▓她把自己的这种“戏精”状态叫做“起范儿”。调动出完美的表演状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刘思麟会思考图片中的人物那一刻在经历什么。以此来调动“戏精”状态和创作灵感

  “我在台上可能会紧张,但私底下很放松,很多年轻人都这样。私底下怎么着都行。没事就逗自己开心。”刘思麟说,这也是一种年轻人典型的“自嗨”状态,自己跟自己玩儿就能很开心

  刘思麟决定要把这个系列坚定做下去,她找到了“世界百大偶像”名单,从中挑选出自己感兴趣又被大家熟知的历史人物,再去搜集他们的照片,通过图像建立对他们的完整认识。挑选出可以有创作空间的图片,再去设计一个场景,去让自己和他们在照片中建立一种联系

  多看几幅刘思麟的作品就会发现,她在名人形象的选择上会尽量避免他们非常经典的形象,类似于“搞怪的卓别林”和“优雅的戴安娜”都不在刘思麟的选择范围内。而更多地去选择这个名人不太被大众见过的形象,比如不那么搞笑,甚至有点疲惫的卓别林才是她着眼的目标

  这张她与卓别林的合照,就是电影《舞台春秋》里的一张剧照,卓别林在后台化妆,刘思麟头上包着毛巾站在一旁。她没有选择卓别林的经典形象,而是选择了不被大家熟知的老去的略显疲惫的卓别林形象。“我避免选择了卓别林深入人心的形象,我认为他这张剧照才是真实的他,很有生活气息。”

  在戴安娜王妃旁边翻着白眼举着酒杯的那张照片也是刘思麟有意为之的设计。在这张照片里,戴安娜拿着酒杯惊讶地看着镜头,与人们所了解的优雅王妃呈现的状态是不同的。刘思麟之所以选择这张图片,是因为她觉得那一刻戴安娜王妃的表情是真实的。此前,她只是知道戴安娜王妃的高贵优雅,戴安娜去世之后又爆出绯闻,而刘思麟通过创作才更加深入了解,“戴安娜王妃很朋克,如果戴安娜不是一个王妃的身份,那么她看待一切的态度就是‘翻一个白眼’,她可能会真实地表达自己。”刘思麟补充说

  刘思麟解释道:“作品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被大家熟悉的、‘盖棺定论’的人,大家都认识他们,却不代表了解他们。我们知道玛丽莲·梦露很性感,但她演过什么电影不重要。我们知道毕加索,但毕加索每个时期有怎样的变化不重要。很多人不愿意花费时间去了解和建立自己的看法。”

  除了和戴安娜王妃的合影以外,刘思麟的其他作品基本没有表达明确的态度。她还是更喜欢含蓄地展现一种生活状态,让观看作品的人有着自己独特的解读,也是她做这个系列作品的目的。“就像是中国画里留白的状态一样。”刘思麟希望自己的作品更经得起琢磨,可以“越看越有意思”

  2016年,刘思麟凭借着这组《无处不在》获得了被业界誉为摄影界奥斯卡的“阿尔勒发现奖”,成为第一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青年艺术家,并斩获20万元奖金

  “我偏见地认为一个世界上最悠久、最重要的摄影节应该是没有勇气肯定我的做法的。”刘思麟说。结果令她十分意外,她在获奖时说:“我感谢评委能认可我的想法……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的不是我的作品,而是想法。▓”刘思麟始终认为,大家是对她坚持的态度以及对问题思考的一种肯定,而不只是在乎哪组作品或者是作品以何种形式出现

  所以,在得知获奖之后,她的第一想法竟然是躲起来。“也许这样说很矫情,但是我从获奖的那一刻起真的想躲起来,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很低沉,因为我没有想过我会获奖。”

  在这个让她获奖的展览上,她将自己的床放置在了展览现场来表达私密空间,小小的空间里摆着她搞怪的自拍影集,播放着的直播录像,墙上挂着她伪造的名人合影等作品,展览的名字叫做“无处不在”。主办方认为刘思麟的作品“撬动真实与虚构、▓日常与仪式、私人与公共之间的界限”

  对此,刘思麟也有自己的看法:“这是一个没有作品的展览,这只是亿万私密空间当中的一个,没有区别。”无处不在的影像与网络也给人带来了巨大的虚无。她想要问的问题是:在今天,摄影是什么?她的认识也被“阿尔勒奖”打破——也许摄影本来就没有边界

  刘思麟本科在鲁迅美术学院学习摄影,研究生阶段进入清华美院的信息艺术设计系。她从小喜欢画画,但被考前的机械培训消磨了热情,于是从画画转了摄影

  学了摄影,刘思麟发现学的还是绘画语言,仍是按照纯艺术、美术的标准来教摄影,与自己的设想有很大出入。进入清华美院后,她发现自己所学的是一个交叉学科,把学艺术、学计算机的一起招进来,专业安排是艺术与科学的结合,但培养的学生大部分都做了交互设计或者创业,并没什么人做艺术。但刘思麟在其中还是继续着艺术创作

  这或许就是刘思麟的天性和性格。比如,她虽然在故宫上班,但形象上却与本职工作很不相符。她这么调侃自己:“我同事们经常开玩笑说,说如果隔一段时间没看到刘思麟换发色,都有点不适应了。化妆也是,我就是随意画,比如眼影,扫到哪个颜色的眼影就用哪个,重点就是大面积使用,大笔一挥,效果就会好,其实跟画画儿是一回事儿,随性一点有时候效果更好。”

  言谈间,她为何能用照片“皮”上这一把,还能成功地“忽悠”广大网友并且引发讨论,就一点也不意外了

  当然,刘思麟也坚持认为扎实的摄影学习经历,也是她能够玩儿得转图片创作的重要原因,“我很感谢我的学习经历,它给我打下了很好的专业基础。”

  刘思麟回忆道,2015年她在瑞士展出《无处不在》时,国外一位年迈的策展人在看到刘思麟与丘吉尔的作品后,冲着她怒吼:“你冒犯了我们的文化!”这位老人认为,刘思麟的这个作品是一种戏谑和挑衅。这让当时的刘思麟感到有些意外。不过,▓时隔两年之后,当刘思麟的作品再次在欧洲展出,她感受到了变化,观众开始有一种热情拥抱的态度接受她的作品。“这可能跟国家环境有关,2015年的时候他们还比较落后,还很少有人用智能手机呢。”她打趣道

  在国内,关于她的质疑和疑问也不少。刘思麟坦言,她的系列作品走红网络后,这段日子接受采访后媒体所呈现出的标题大多逃不开这几个标签化词汇;在微博里,人们热评的内容重点也并没有放在她的影像作品上,话题焦点竟然集中在“她家里到底有没有矿”这个问题上

  作为一个“90后”,她也有自己独特的辩证思维:“标签不是不好,这些标签可以快速介绍和了解我,标签具有正面作用,只不过没有更多的新作品让大家对我的关注点产生转向。”她在微博写下了这段话作为回应:“平等和自由不需要家里有矿,精神的高贵来自于对原则的坚持,得到和放弃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有能力表达就要传递能量。”

  刘思麟的作品走红网络后,也有很多综艺节目邀请她参加,但都被她一一拒绝。她也有过动摇,想要参加综艺节目获得更多的关注。但是她最后还是认为,如果想要网友们通过对个人的关注转化为对作品的关注,这种转化率极低

  现在,刘思麟每年还会再创作几张合影,不过通常也就一两张。其中有一张合影,从2015年产生构思到现在已经有4年时间了,却还没有彻底完成,那就是与海明威的“合影”

  刘思麟挑选了一张海明威坐在地上逗着一只黑色小猫的照片。原本,她打算想象自己是海明威的女儿,坐在他的旁边。但是由于在拍摄和透视上一直都没有达到内心的理想状态,所以始终没有继续进行下去

  如果不是办展览,刘思麟从来不打印作品,她认为这些作品在网络上传播已经完成了使命。从网络上找到图片,创作后再回归到网络,她想要试探的是,这些事物无论真假新旧,是不是在平等地被传播和认识

  “我的作品有时候被误用,以假乱真地被传播和引起讨论,实际是这个时代的给予,一旦放到网上,就是失控的,权利是交付网友、交付大众的。安妮·沃霍尔说:‘在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我做到了。”



相关推荐:



标签 历史名人
如何一天挣200元
一天挣200
一天挣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