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历史名人长葛历史名人子产为啥是春秋第一贤相

未知 2018-12-31 18:18

  一部《论语》,其“所誉者”寥寥无几。可在这为数不多的“凤毛麟角”之中,就有郑国执政大臣子产

  《论语·公冶长篇》,朱熹认为:“此篇皆论古今人物贤否得失,盖格物穷理之一端也。”此篇对春秋时期的六位士大夫赞誉有加,其他五位都是就其某一方面进行评赞,但对子产则给予了全面评价和肯定:“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也四焉:其行已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孔子认为,郑国贤相子产有四种行为符合君子之道:“自己修为谨重,侍奉君主恭敬,对待百姓能施以恩惠,使用民众(动用民力)则合乎道义。”按照孔子的做人标准“论古今人物贤否得失”,这样的评价是相当高的。而且通览整部《论语》,获得大成至圣先师如此赞语的,只有子产一人

  根据《春秋左传》对子产生平事迹的记载,根据孔子和“君子”以及古代经学大师对子产的评赞与有关事件的论述,称许子产为春秋时期卓越的政治家、改革家(经济、社会习俗、军赋、法治四方面)、外交家和思想家,应该是符合客观实际的

  可是,如果称许子产为春秋时期第一贤相,可能会使不少有识之士质疑:他会越过管仲、晏婴这“两座大山”而拔得春秋贤相之头筹吗

  晏婴为官清廉,对自己的住处很不“讲究”,他简朴得很。▓齐景公认为晏子之宅邻近集市,处于下湿、喧嚣、多尘埃之地,打算为自己的“爱卿”换个明亮、干爽的地方,可晏子不同意。齐景公就趁晏子使晋之机,为晏子更新了住宅,而且建造了豪华居室。——这真是宠爱有加

  意外的是,晏子归国后竟然“乃毁之,而为里室皆如其旧,则使宅人反(返)之”,晏子还引用谚语“非宅是卜,唯邻是卜”,讲了一番“违卜不祥”的话。景公觉得无趣要“反对”他这样做:“公弗许。”晏子托陈桓子代为请求,景公才最终同意:“乃许之。”

  同子产一样,晏子也是言语大师。晏子运用自己杰出的口才讽谏齐景公,利用更宅之机巧妙地报告了“踊贵屦贱”的情况,收到“省刑”之效。后来齐景公患病长期不愈,无耻小人建议杀人祛病,晏子一席话,“公悦,使有司宽政,毁关去禁,薄敛已责。”不但不滥杀无辜,反而实行宽政,给民众谋取了福祉

  晏子是一位贤明的士大夫,“晏子使楚”的故事也为世界华人所熟知,只是与子产相比,在内政、外交、政治、经济改革诸方面,似乎难以企及。因此,若要全面评价春秋贤相,子产应该位居晏子之前。这样说,“人微言轻”,难以服众。不妨看看大成至圣先师孔子是怎样说的,孔子与子产是同时代人,他的话有“时代评价”的意味。《孔子家语》中记载有孔子与其贤弟子子贡之间的一段对话

  子贡闻于孔子曰:“夫子之于子产、晏子,可为至矣。敢问二大夫之所为,夫子之所以与之者。”孔子曰:“夫子产于民为惠主,于学为博物。晏子于君为忠臣,而行为恭敏。故吾皆以兄事之,而加爱敬。”

  学生提出的问题是:“老师对于子产、晏子,可以说是极其崇敬。请问二位大夫哪些作为,是老师非常赞许的。”老师的回答是:“子产对于民众来说是位有恩惠的‘主人’(领导者),▓在学识方面见多识广。晏子对于国君来说是忠臣,行为恭敬、办事机敏。所以我像对待兄长那样对待他们,从而非常爱戴敬重。”

  有趣的是,师徒二人在排列顺序上都把子产置于晏子之前。如果说这只是个形式问题,似乎不足为凭,那么我们来看看评语内容:孔子说子产是民之“惠主”,晏子是君之“忠臣”。儒家是有民本思想的。在“足食,足兵,民信之”三个选项中,孔子认为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宁可“去兵、去食”,但是必须使民众对国家保持充足的信心:“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孟子更是认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由此看来,尽管孔子也说“皆以兄事之”,▓但在内心深处应该更看重子产,更敬重子产。这段话形式与内容是一致的,师徒二人那架无形的心理天平上,子产的砝码无疑更重一些。——“民之惠主”应该高于“君之忠臣”

  其实,晏婴是否为名副其实的“君之忠臣”,古人还是有不同声音的。《宋元人注四书五经·春秋三传》有这样一段按语:“齐庄被弑(事在公元前548年),晏婴说君主‘为己死’(与臣妻通奸被臣杀),如果不是君主的亲信、心腹,(是不能,也)不敢担当(讨逆之责的)。‘其说非也。’”接着,“按”者举例驳斥了晏子的说法,还进一步评论道:“庄公被弑之祸,婴固早知之矣。纳栾氏(齐国接纳晋叛臣栾盈,事在公元前551年,栾盈于公元前550年被晋杀,并灭族),则以为弗能久;伐卫、晋,则以为忧(祸患)必及。预策(测)其必败,以示先见之哲(按:晏婴预测得很准确,实有先见之明)。而一旦有事,则假(借口)社稷为重,而自明其(晏婴自己)不必(齐庄公)死,使天下之贪生而忘义者,皆得藉(借)口以为苟免之计。畔(叛)道伤教,安可训也。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离开、躲避)之,圣人许之清。晏婴,齐之公族,世为国卿,与乱贼并立於朝,而不闻讨逆之谋,其负惭多矣。”

  这段按语,并非针对孔子那段话的,附录于此,也并非要“谤毁”晏婴。只是觉得,如果置晏子于子产之前,具有“先见之哲”的贤相晏婴很有可能:“其负忏多矣。”

  管仲更是一位伟大的历史人物,后世人对管仲非常景仰、崇拜,诸葛亮视管仲为楷模,相蜀主成三国鼎足之势

  《论语》记载,孔子说:“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这是孔子对弟子关于管仲是否为“仁”这一疑惑的解答,也是对其一生功绩的最高评价。孔子认为:齐桓公之所以能成为五霸之首,完全依仗管仲辅佐之功,如果没有管仲,华夏将为夷狄所取代。一生追求仁爱的孔子对管仲心存感激之情

  然而遗憾的是,管仲德行有缺。他临阵怯斗、与友争利可以权且视为“不拘小节”,但是孔子视为大节的“仁”,他的两个得意弟子子路、子贡却不愿“苟同”,都认为管仲于此有失

  《论语》记载:“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论语》又记:“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

  对于子路“(管仲)未仁乎?”的质疑,孔夫子的答复是:“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如其仁”是说:谁能像管仲那样“仁”,连用两个“如其仁”,可见夫子对管仲之“仁”多么赞许

  然而,细细思之,如果这个观点,——背弃“无辜被害”之旧主、不念昔日主仆之旧情,对其死置若罔闻、麻木不仁,这些可以忽略不计,一味拿别的功德视其为“仁”,——如此之观点,▓可以肯定、赞赏的话,那么,中国传统社会关于“忠臣”、“义仆”的历史概念就会被彻底颠覆。对于学生关于“管仲不仁”的问题,孔夫子的回答,是以管仲辅佐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的政治、军事上的功劳,解释了伦理道德上关于“仁”的疑问。老师是在偷换概念!老师是在情绪异常激动的状态下偷换概念,为管仲辩护的

  亚圣孟子对于管仲之功是怎样看待的呢?一次,学生公孙丑问老师:“如果先生在齐国执政,您会建立管仲、晏婴那样的功业吗?”孟夫子说:“你到底是齐国人,只知道管仲、晏婴而已。”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孟子有这样的话:“(有人问曾西:您与管仲孰贤?)曾西立时变了脸色,很不高兴地说:‘您怎么拿我与管仲相比呢?管仲被国君那么信任专一,主持国政的时间又那么长久,而成就的功业却那么微不足道。您怎么拿我与管仲相比!’”

  很明显,孟子是借曾西之口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对管仲很不屑的态度。这位曾西先生是谁呢?孔子得意门生曾参是孟子的老师,曾西是曾参的孙子,曾西也是仲尼之徒。可以肯定地说,在“管仲之功”问题上,孔子门生与其老师是有很深的“代沟”的

  管仲辅佐齐桓“霸诸侯,一匡天下”之功是盖世之功,无论何时都应该得到肯定、受到赞扬。“功”则甚高,至于其“过”,唐宋八大家苏老泉《管仲论》对“管仲之过”有过非常精辟的论述,不过,苏洵并没有对“管仲不仁”这一伦理道德问题发表评论,他谈的问题似乎更大、更严重。他以为:桓公惨死、齐国之乱都是由管仲不能“临没荐贤”造成的。看来对管仲存有非议的不仅是孔子的弟子,而且议题也广。相对于管仲不能“临没荐贤”,子产临终把郑国辅政大权托付给贤臣游吉,则是明智之举、纯粹出于公心且有远虑之举

  古人尚礼,“《春秋》者,礼也。”子产知礼,▓这几乎是当时士大夫的共识,尤其是游吉,他竟利用子产这个特点两次使自己的祖庙躲过了被拆毁的厄运

  管仲是否知礼呢?《论语》记有:“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仲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仲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对于管仲是否知礼这一问题,孔子回答说:“国君门前立了塞门,管仲也立了塞门。国君设宴招待别国君主,修建坫台放置酒杯,管仲也修了坫台放置酒杯。如果说管仲懂得礼仪,那么谁还懂得礼仪呢?”管仲树塞门反坫,古人讥之“僭”“犯礼”,孔子更是对此深恶痛绝。孔子对“管仲不仁”这个问题不遗余力地进行了辩护,但对管仲“不知礼”则给以毫不留情地抨击

  孔子还批评他“器小”。所谓“器小”,是说管仲不知圣贤“大学”之道,器量狭小,不能正身修德致主以“王道”,反以“霸道”行天下。——当然我们不能苛求管仲,春秋时期毕竟不是战国时期,由于历史条件局限,春秋时期不可能会有某个国君平天下一统江山。不过,“器小”之论亦为的评

  毫无疑问,管仲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政治家、军事家,是一位能相、强相,也是一位贤相。但是,如果称之为春秋“第一贤相”,别的暂且不说,有孔夫子判定的“器小”“焉得俭”“不知礼”三个致命弱点在身,恐怕管仲地下有知也会自惭形秽,当之有愧

  子产“恭、敬、惠、义”四德俱全。勇于革新,执政三年国家大治;首铸刑鼎,以法治国;知礼守信,国民拥戴;任贤使能,政局和谐。既有卓越的外交才能,又有一定的军事指挥才能。嘉德善行若此,称子产为春秋时期第一贤相——“贤良方正”之相,应该不会被有识之士斥为妄言虚语吧

  其实,这里所谓“第一”,也不是本人首先发明。清朝人王源从为政之要与施政之能来评价,推许小国之相子产为“春秋第一人”,——他似乎忘掉了管仲、晏婴,似乎忘掉了春秋还有“五霸”。——他说:“子产当国(按:应为执政),内则制服强宗(强大的宗族政治势力),外则接应大国(接待应对晋楚这样的大国),二者乃治国大端……子产为春秋第一人。”

  司马迁对子产未作任何评价,但他似乎有些夸张的记述,却使得子产委实堪称“春秋第一贤相”

  子产病逝,郑国青壮年嚎啕大哭,老年人伤心得像儿童那样哭哭啼啼,远在千里之外的孔子竟然也痛哭流涕。春秋时期,还有哪位政治家像子产这样受到本国民众和大成至圣先师如此深情的爱戴呢

  本栏目为“百草文苑”,欢迎长葛文学爱好者投稿,栏目优先刊发讲述长葛故事、留住长葛记忆类稿件,微信每周刊发2期,《长葛日报》每周刊发1版。投稿邮箱



相关推荐:



标签 历史名人
如何一天挣200元
一天挣200
一天挣200